骑士文学 > 深空彼岸 > 新篇 第339章 重逢剑仙子姜清瑶

新篇 第339章 重逢剑仙子姜清瑶

骑士文学 www.74wx.net,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!

    冲霄殿,曾经万族朝拜的地方,昔日的真圣道场,在一世复苏。

    这里确实有一个名字为姜清瑶的超凡者。

    “我想见她!”王煊以无比肯定地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家真圣眺望深空,看到一角命运的轨迹,指引你来这里,要见的是我家小师妹?”青衣女子问道,还记得他早先时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煊点头,可是觉得怪异,剑仙子也不算小了吧?

    在母宇宙,她崛起近古时期,离开时800多岁,且早已是天级高手,在这里还只是个小师妹?

    如今237年过去,怎么说她也是千年的道行了,应该更强了。

    “她从未出世,怎么会与你有关?”青衣女子说道,她名周青黛,一次可御剑十万之数。

    “真圣之言,我也不懂。”王煊说道,还好,现在没人觉得他拿至高生灵当幌子,藉此招摇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在闭关,不过可以带你去看她。”黑衣男子也说道,他名墨思剑,是第一个同王煊比斗的人。

    这群剑修很干脆,早先看他不顺眼,直接赶人,现在敬重后,没什么可说的,直接就带路了。

    王煊对他们没有恶感,这些人比伍临空、常明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在路上,他见到一处又一处剑场,有门徒练剑,还很稚嫩,也有老者悟法,剑意通天。

    路上,不少人都看向王煊,因为知道,这是一个外来的剑仙,击败和真仙领域相近的八大高手,没人能降住他。

    一时间,孙悟空在冲霄殿中也算小有名气了。

    有人挥剑,竟然可以和道场共鸣,剑光无量,一剑斩出,演绎出红尘万象之景,世界之生灭之态。

    王煊动容,在一个老者练剑之地驻足了片刻,这剑道圣地还真是有些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们的五师兄,受困于天级圆满领域五百年了。”墨思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以后如果去地狱,有五师兄带队,那就安全太多了。”气质偏冷的周青黛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多大年纪了?”王煊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千多岁了。”周青黛答道。

    王煊哑然,这位五师兄白发较短,一副不胜簪的样子,真实年龄其实也不算很大,只是不修边幅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想突破过去,随时可以做到,应该是自身不愿吧?”

    墨思剑点头,道:“是,他想斩出心中的一剑,但至今都不满意,所以被困在这个领域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王煊了解到,刚才和他比剑的那些人,都修行一两千年了。

    这已经非常快的速度,天级超凡者提升境界,突破小关卡时,比之真仙时期要慢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修行多少载了?”周青黛问道,虽然是女子,但是身为剑修很直接,想到什么就问。

    “数百年了。”王煊说道,他没说具体数字,实在有些扎眼,模糊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,跟着过来的几名剑修,还是一阵安静,数百年的四次破限真仙?这种速度有些变态!

    很快,周青黛和墨思剑都知道,早先确实误会这位圣孙了。

    “我得解释下,不然永远被误会,我真不是圣孙,和真圣并无血缘关系。”王煊现场纠正,为自己正名。

    一位剑修点头:“明白,志存高远者,都不愿意活在祖先的光芒下,皆想走出自己的路,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你理解什么?王煊有心和他掰扯下,但想了想,还是算了,心累,还是先找人最要紧!

    在路上,他旁敲侧击,问了下姜清瑶的状况。

    墨思剑告知:“小师妹活泼好动,非常聪慧,悟性极高,但是她不谈过去,说都忘了,应该是失忆了。”

    王煊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当年发生了什么,剑仙子怎么会失忆?他感觉颇为揪心,想立刻见到她。

    不过,当想到可怕的超凡光海,他又叹气,走那条路太危险了,一切都有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他原本轻松的心情,又被部分阴霾覆盖了。

    周青黛淡然,看了墨思剑一眼,道:“也就你这榆木脑袋认为小师妹失忆了,她只是不愿谈过去的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冲霄殿复苏,生机勃勃,到处都是练剑之地,各种剑道应有尽有,还有一地,混沌剑气澎湃,很是可怕。

    有的地方,有些男剑修在激烈对决,各自满身是血后也不退让。也有女剑修姿态曼妙,以剑光除药田中的杂草。

    总体而言,这处道场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,在重新攀向高峰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。”墨思剑说道。

    到地方了,这里属于较为安静的区域了,药田,竹林,石山,景物错落有致,都很质朴,没什么仙蕾摇曳,万紫千红。

    事实上,冲霄殿整体氛围都返璞归真,以剑为礼,无妙景,花团锦簇等,很多山体上都插着飞剑。

    这片地带总算有些竹林和药田等,相对而言,还算比较柔和了。

    石山区域,伴着竹林,当中那块地带有一座石塔,古朴,十二层,每一层都有很多剑痕,都是历代前贤所留。

    “姜师妹!”

    “小师妹!”

    墨思剑和周青黛呼唤,声音不大,十二层石塔的中段顿时亮起剑光,流动出道韵,有神圣纹理交织。

    然后,一道熟悉的身影推开塔门,走了出来,空灵,出尘,同时很活跃,快步非常轻盈,像飞又像飘

    王煊有无尽喜悦,真的是剑仙子姜清瑶,看她灵动的状态,不可能被人控制了,她应该在这里过得不错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就又发呆。

    “几位师兄师姐,是想比剑吗?可你们远不是我对手呀。”连活泼好动、灵性十足的剑仙子,来到冲霄殿后,说话都不是那么委婉了。

    “是有人找你。”周青黛和墨思剑几人倒也不尴尬,显然,早就习惯了,多年前就比过了。

    剑仙子早就盯上前方的陌生男子了,道:“怪模怪样,这么呆,眼睛都直了,哪来的?奇怪,有点熟悉感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如今的直觉很可怕,更胜当年。

    在她到来后,王煊向前走了几步,心绪起伏,能够在另一片大宇宙中再次见到她,真的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那么多灿烂的文明,那么多的前贤,在争渡时,都死去了,而且很惨烈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,能够在陌生的新宇宙重逢,实在算是一种几率小的“令人发指”的奇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越长越小了?”王煊说着,不加掩饰了,被发现有关系又能怎样?他来自真圣道场花果山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向着剑仙子的小脸掐去。

    这是昔日被放在养生炉中的剑仙子涅槃了,还是迷你版的剑仙子又逆生长了?比过去都还小,所以初见时他发呆。

    237年过去,姜清瑶没长高,反而越发迷你了,如今看起来也就六七岁的样子,虽然依旧美丽精致,空灵有仙气,但是小脸肉呼呼,太嫩了,大眼瞟啊瞟,让人忍不住想下手去捏。

    她比原来更小,以前的迷你版剑仙子,稍微长大一些后,看起来最起码超过10岁了。

    两百多年过去了,她居然愈发“少女态”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她比过去更强,别看人小,但是道行高深,应该是天级后期了,瞬间就躲开了王煊的“魔掌”。

    但她却是一怔,太熟悉了,尤其是这个动作。

    她的思绪一下子陷入了过往,当年,在母宇宙时,有个胆大包天的家伙,是个惯犯,多次这么做过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你吧?”她双目中有纹理出现,当年,她具有半成熟的精神天眼,精神感知自然极其敏锐。

    现在,她盯着眼前这个白衣男子,仔细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但是,她有觉得当年那个人很难过来才对。

    这可是超凡大宇宙,历代以来,多少文明,多少强者,耗尽整个时代的底蕴,都倒在了路上。

    当年那个人虽然很特殊,但离开时,才在逍遥游境界,他舍不下母宇宙的人与事,没有跟着他们上路,冒死一拼。

    只凭他自己能过来吗?若是正常来说,太艰难了,十死无生,除非是极其幸运释然,沿着某条路前行,一点危险都没遇上。

    “他是孙悟空,来自花果山道场。”周青黛开口,预感到,这两人或有什么,甚至可能是旧识。

    “啊?!”剑仙子姜清瑶发呆,她常年闭关,没了解过外面的事,现在初闻,顿时有些失神了。

    当初,超凡落幕最后期,她也曾融入红尘中,了解过旧土和新星的各种新鲜事物,至于书籍,自然是没少看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名字,这个“道场”,顿时睁大眼睛,还真发生了奇迹,当年那个人也跟着过来了?!

    可是,这才两百多年,在枯竭的母宇宙那种大环境下,他虽然很特殊,但是成长也太快了吧?

    正在她出神,发呆之时,她那有肉的小脸终究是遭了“毒手”,被人一把掐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越长越小了,逆光阴而行,在练什么仙功?”王煊捏了又捏,这手感真是不错,肉嘟嘟,还和当年一样。

    他无比高兴,也很激动,同一颗星球上,若是能在异乡相遇,都算是幸事,更遑论是进入陌生的大宇宙,还能这样重逢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很长的时间里,他都有心理准备了,或许渡海的人都死去了,而眼下能见到一个活着的剑仙子,他思绪万千,高兴与振奋无比。

    “松手!”剑仙子姜清瑶险些就给他来一挂通天剑气,在确定是他后,总算克制了,小脸被扯得都变形了,高兴与激动之余,又赶紧警告,几位师兄师姐看着呢,她不要面子啊?

    旁边,一群人都看傻眼了,孙悟空真行啊,一见面就去掐他们奶凶奶凶的小师妹?那可是天级后期的超凡者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小师妹,他们知道的有限,只清楚,她疑似另有根脚,而且,重走了一遍超凡路,如今道行极深。

    “松手!”小剑仙子姜清瑶恢复过来,空灵神韵不见了,凶巴巴,和当年的缩小版一样,差点就要张牙舞爪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满脸胶原蛋白的样子,王煊忍不住又掐了一下,快速松开,确定还是母宇宙时的手感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和他认识?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们聊,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黛和墨思剑几人,一看这架势立刻就清楚了,这两人过去有交集,不然的话小师妹早就剑气亿万缕,全力斩出去了。

    几位剑修虽然高冷,很少露出笑容,但也不是真正木讷,打了声招呼,快走消失,将此地留给两人。

    王煊有太多的话想说,这些年来,她是怎么过的?其他人呢,都在哪里,他们渡海时都遇到了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