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士文学 > 临渊行 > 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

第六百八十章 心腹大患

骑士文学 www.74wx.net,最快更新临渊行最新章节!

    武仙人露出惊讶之色,也在遥遥向天牢洞天看来,他的身边一口口仙剑正在叮铃作响,围绕他盘旋飞舞。

    这些仙剑都有一个相同的特征,那便是剑尖到剑身中端开刃,锋利无比,带有不同的大道色彩,而中段到剑柄这一段则极为粗壮,圆滚滚的像根金棒子,再到剑柄,又精雕细琢起来。

    金棺上,用来镇压外乡人的棺材钉,正是这种特征!

    只是等闲仙人只获得一口仙剑,便算是了不起了,而武仙人居然得到十六口仙剑!

    刚才苏云拔剑指天,召唤仙剑,四周同源的仙剑无不响应,武仙人这十六口仙剑也自蠢蠢欲动,险些飞去,却被他一力镇压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敢来夺我仙剑!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些仙剑,岂能被夺了去?”

    武仙人冷笑,收了仙剑,向宣读帝丰旨意的仙官道:“陛下的旨意,我已经知道了,除掉温峤对我而言,只是等闲,无需狱天君来抢功劳。”

    他恃才傲物,对派出他前往雷池斩杀温峤,还需要与狱天君联手一事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武仙人有恃才傲物的本钱,他虽然只被封为仙君,但是他的修为却已经到了道境六重天的地步,倘若论修为,他早就可以被封为天君,与狱天君等人平起平坐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怀才不遇,就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他得到十六口仙剑,更是实力突飞猛进!

    那传达旨意的仙官道:“仙君,这是陛下旨意,最好不要擅改? 倘若出了差池……”

    武仙人凛然,道:“倘若出了差池,便有狱天君一起背黑锅了。”

    那仙官哈哈大笑? 道:“狱天君与叛相碧落一战受伤? 多半在天牢洞天疗养。”

    武仙人于是动身? 与他一同前往天牢洞天。

    那仙官好奇道:“敢问武仙,这些仙剑是何来历?”

    武仙人道:“仙剑来历我一概不知,只知道前不久天降祥瑞之气? 化作仙剑? 飞往各大洞天,寻找其有缘之人。”

    那仙官钦佩万分,赞道:“武仙果然是天下第二的仙道强者? 居然得到这么多仙剑认主!”

    武仙人被他夸赞天下第二? 很是开心? 笑道:“有陛下珠玉在前? 谁敢称第一?只是我运道不好? 没有仙剑认主? 我便在路上拦截,倒也收了几口仙剑。”

    他风轻云淡道:“后来又杀了几个得剑人,抢来一些。这些得剑人在剑道上没有多少造诣,远不如我,这等宝物落在他们手中? 真是老天瞎了眼? 合该为我所有。”

    那仙官凛然? 知道他素来薄情寡义? 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武仙人却是来了兴致,道:“我得到十六口仙剑之后,细细祭炼? 这才发觉这些仙剑中蕴藏的并非仙道,而是一套极为厉害的剑阵,镇天锁地,奇大无比!只不过,十六口仙剑远达不到这种程度,这世上肯定还有其他仙剑!”

    那仙官顺着他的意思,笑道:“倘若集齐这些仙剑,只怕威力便会是至宝之下的第一重宝了!那时,下官还要恭喜武仙!”

    武仙人微微一笑,心道:“浅薄。这套剑阵的威力,绝对可以与至宝抗衡!到那时,帝丰好歹也要封我一个帝君!”

    那仙官道:“适才夺剑之人,又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武仙人思索片刻,冷笑道:“我猜想多半是那个人,他的剑道还是我教的,竟然恩将仇报打算夺我仙剑。他那口剑极为不凡,多半是诸剑之首,剑阵的核心,所以能够调动其他仙剑!既然他对我下手,不顾及我从前对他的教导之恩,那就休怪我也无情了!”

    他们来到天牢洞天边缘,武仙人正欲走入天牢之中,突然眼前红裳闪动,接着红裳越来越大,渐渐笼罩视野。

    武仙人冷笑一声:“妖孽!胆敢在我面前放肆!”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剑光一闪,眼中红裳断裂,顷刻间红裳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武仙人询问那仙官,那仙官却不曾看到红裳,武仙人微微皱眉:“这是人魔要乱我心智。天牢洞天,乃是人心魔性汇聚之地,众生养魔,这些人魔便会顺着魔气魔性来到这里,以为圣地。天牢洞天,只怕会生出许多魔仙来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苏云等人进入天牢洞天,芳逐志的宝辇,师蔚然的宝船,也与符节并驾齐驱,一起深入天牢洞天。

    芳逐志不断打量苏云,目光闪动,试探道:“苏圣皇,我听闻剑有雌雄,你的那口仙剑与我的仙剑是同源所出,难道你的是雄剑?”

    苏云似笑非笑道:“东君,并非剑有公母,而是人有雌雄。我是雄的,你们是雌的,与剑无关!”

    芳逐志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师蔚然春风满面,笑道:“圣皇说笑了,剑有子母剑之说,你那口紫青剑,一定是母剑。”

    苏云失笑,道:“把你的剑取来,在我手中也是一样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师蔚然不舍得交出自己的仙剑,芳逐志却取出自己的秀水仙剑,剑尖如同一汪秀水。

    苏云握剑在手,催动秀水仙剑,剑道爆发,一道秀色水光横贯长空,所过之处,一条条大河径自从地面升腾而起,大水漫漫,围绕着这口仙剑旋转!

    其他诸剑震动,各自便要飞起!

    师蔚然连忙按住自己的佩剑,其他得剑人也早有预备,纷纷握住各自仙剑,这才没有被苏云得手。

    苏云散去剑道,把秀水仙剑抛给芳逐志,道:“两位道友,现在知道剑无公母人有雌雄了吧?你们在剑道上的造诣不如我,在这上面痛下苦功,只会耽误你们的进境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回头看去,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刚才他催动仙剑,察觉另有十多口仙剑也在附近。

    “这些得剑人又是谁?”苏云颇为不解。

    武仙人面带怒色,向那仙官道:“我原本还念在我与他有些情面,只是夺走他的仙剑也就算了,不伤他性命。没想到他竟然试图再度抢夺我的仙剑!此人狼子野心,忘恩负义,我断不能容他!”

    苏云以为后面还有十多个得剑人,却没想到只是武仙人。

    天牢洞天不适合人类居住,这里的天地元气和魔性,会悄然无息的侵入内心,让道心变得不那么纯粹。

    但这里也有生灵,多是侵染了魔性魔气的生物,很是诡异,有的如轻烟一般,随破随聚,有的则像是不同魔物的聚合体,极为庞大,四处吞噬杀戮,把其他魔物吸收,壮大自身。

    天空中还有许许多多魔物聚集成乌云,四处飞来飞去,忽而猛地如烟尘般降落下来,捕杀猎物。

    而这里的魔物长相,便如同人们梦魇中的怪物,千奇百怪,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此地的魔物,是由人心所塑造。”

    桑天君见多识广,向苏云道:“性灵是人们的精神高度凝聚而成,而魔也是如此。人们魔性聚集起来,便会化作天牢中的魔物,吞噬一切胆敢入侵的人。”

    芳逐志乘着宝辇,师蔚然乘坐楼船,跟上青铜符节,很快,他们追上先前进入天牢的人们。

    苏云和芳逐志等人四下看去,不禁皱眉,只见短短时间,先前进入天牢洞天的人们便有大半丧命在魔物的攻击下。

    天牢洞天的魔物之多,难以想象,而且稀奇古怪,那么魔物潜伏在四周,神出鬼没,甚至悄然无息的潜入灵界之中,吞噬灵士的性灵!

    被吞噬性灵的灵士,走着走着便突然面目狰狞,身躯疯狂生长,长出各种奇形怪状的肢体,嘎嘎怪笑屠杀同伴。

    还有些人走着走着,便突然烂掉,贴在地面上化作一滩脓水。

    甚至第七仙界的仙人来到这里,也难逃厄运,几个新晋仙人遭遇强大无比的魔物,被生生打杀,托着尸体走入深山!

    有些人见到此地凶险,于是折返,试图逃离。

    但是天牢进来容易出去难,回头无路,飞上天空则遭到乌云般的魔物袭击,被撕得粉碎!

    只有那些掌握仙剑的人,仗着仙剑的威能,才能继续深入!

    突然,师蔚然的楼船上,有女子啫啫怪笑,妙龄少女整个人膨胀起来,身上长出肿瘤般的肌肉,四下里生长,接着体内长出一个个女子,四处捉人便吃,一时间楼船中一片大乱!

    师蔚然皱眉,腰间佩剑叮铃一声飞起,剑光一闪,将那化作魔头的女子斩杀!

    他催动后土皇地祗神眼,一个巨大的眼眸出现在楼船上空,目光照耀下来,如同烈日,顿时将隐藏在虚空中的魇魔照耀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魇魔神出鬼没,善于潜入虚空,钻入灵士仙人的灵界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师蔚然照出这些魇魔,立刻催动仙剑,剑光流动,将魇魔斩杀。

    其他魇魔见状,怪笑着退去。

    芳逐志没有师蔚然的神眼,无法看到那些神出鬼没的魇魔,但他应对的方法极为简单。他参悟雷池,在灵界中炼就纯阳雷池,此刻捏着印法,便见身后形成温峤的虚影!

    这尊旧神的光芒照耀之处,将不知多少魔头炼死,没有魔物胆敢接近宝辇。

    莹莹看到芳逐志的威风,心道:“他们说的没错,芳逐志的印法造诣,果然在苏士子之上。可怜士子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他研究雷池,研究温峤,便没有领悟出这种印法……”

    苏云询问道:“桑天君,天牢洞天中的魔物为何这么强大?”

    桑天君也有些吃惊,先前进入这里的灵士和仙人,实力都是不俗,但竟然没能走出多远,便葬身在天牢洞天之中!

    “大概是因为当年第七仙界曾经爆发过夺帝之战的缘故吧。”

    桑天君略略思索片刻,道:“当年帝丰杀邪帝,争夺帝位,仙后、天后等人都不怎么光彩,而其中又牵扯到许许多多上界的仙人,不乏仙君帝君,他们在夺帝之战中爆发的魔性,被天牢洞天吸收,聚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苏云明白过来,夺帝之战中,仙神仙魔参战的数量不计其数,更有帝丰、天后、仙后这等强大的存在,他们魔性被天牢洞天吸收,因此造成了第七仙界的天牢洞天中的魔物无比强横的局面!

    “天牢洞天与帝廷合并,恐怕会威胁到其他洞天中的生灵啊。”苏云喃喃道。

    桑天君道:“天牢必须要有人镇守。仙廷也是如此。仙廷中的天牢洞天,便是由狱天君镇守。狱天君乃人魔得道成仙,他负责仙廷的天牢,那里的魔物便听他号令,不会侵扰外界。”

    苏云心中微动,人魔的确是镇守天牢的最佳人选,只是梧桐未必愿意镇守这里。

    “狱天君是仙廷的狱天君,并非是下界的狱天君,天牢洞天,必须要掌握在下界的人的手中!”

    苏云目光闪动:“否则,这里就是心腹大患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突然看到金棺从空中坠落滑行留下得踪迹!

    这条痕迹向前延伸不知多少里,苏云查看一番,只见金棺碾过之处,地底被翻出许多尸骨来。

    桑天君眼角跳了跳,声音嘶哑道:“苏圣皇,咱们还是回去吧,不要去寻找金棺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桑天君有些恐惧:“金棺落下之地,是夺帝之战中的埋骨地。战死在夺帝之战中的仙人,都被埋在这里。当年那一战死掉的仙人不计其数,还有些没死的,也被丢在这里等死!我担心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苏云看向远处,道:“你担心他们会变成半魔?”